名人屋 - 名人小故事,蕴含大道理!
名人屋 - 免费在线阅读有关名人的小故事!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古代名人故事 > 中国古代名妓——赵姬

中国古代名妓——赵姬

时间:2018-09-05 11:39:15来源:未知 作者:名人屋点击:
春秋战国时期,群雄并起,战火连年不断,而秦始皇赢政奋六世之余烈,振长策而御宇内,吞二周而亡诸侯。鞭苔天下,威震四海,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。 可是谁人知道就是这位让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,士不敢弯弓而报怨的一代霸主秦始皇却是由一名妓女和一位巨

春秋战国时期,群雄并起,战火连年不断,而秦始皇——赢政“奋六世之余烈,振长策而御宇内,吞二周而亡诸侯”。鞭苔天下,威震四海,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。

可是谁人知道就是这位让“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,士不敢弯弓而报怨”的一代霸主秦始皇却是由一名妓女和一位巨商造出来的。

这位名妓就是秦始皇的生母,入主秦宫的赵姬。提起赵姬我们还得从公元前361年说起,秦始皇的高祖父秦孝公继秦献公称王。当时一些小国逐渐被大国吞并,只剩下齐、楚、燕、韩、魏、赵、秦七个势均力敌的大国,也就是战国七雄。而秦国地处西陲,在政治、经济文化上都较其他位处中原的六国落后,秦孝公为了振兴西秦重用商鞅,实行变法,国力逐渐强盛,势力开始向东扩张,击败了六国合纵的战略部署,一步步成为七国中的头等强国。

到秦昭襄王,在六国之中,能与秦国抗衡的,仅有赵国。赵国在名将廉颇的指挥下,两度击败了秦国的进攻。而且,在渑池会上为和氏壁,赵国的宰相蔺相如以其惊人的胆略挫败了秦王的外交攻势,迫使秦昭襄王把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异人入赵作为人质,以保证从此秦国不与赵国为敌。秦昭襄王的这一手,也正是一种权术,表面上与赵和好,而实际上,他好集中力量远交近攻侵吞邻近的国家,扩充自己的势力,把赵国孤立起来。

但这一招也就苦了异人,作为人质,行动上受到监视,身边又无亲人和朋友可以谈心,他终日抑郁寡欢,愁肠百结。正在这时,遇到了一位颇有政治眼光的商人,这就是嬴政的生父——吕不韦。


这吕不韦精于心计,借经商之际,遍游了七国。他看到了泰国用商鞅变法之略,在政治、经济各方面都作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呈现出蓬勃的生机,为此,他认定了未来的天下,非秦莫属。于是,他决定把他经商的巨利转入政治生涯,押在秦的这颗宝注上。异人入质赵国,他认为这正是奇货可居,一个难得的机会,于是千方百计地与异人结交。为此,他曾问过他的父亲,也是个工于心计的商人。“种地能有几分利益?”他父亲说:“十倍”;“做珠宝生意呢?”“一百倍”;他又问:“要是立一位国王,控制这个国家的一切呢”?他父亲兴奋地说:“好小子,你想入非非,若能这样,那得到的利益就没法计算了。”吕不韦望着父亲诡秘地一笑:“好,这笔生意我就拿定了!”为了下这笔赌注,做成这笔无法计算利益的大生意他首先花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金银,与监视异人的警卫结交,使他们对异人的监视松驰起来,接着进一步与异人结交。异人身居异地,举目无亲,一旦有吕不韦经常来往,殷勤照料,自然很快地与他结成了至交,倾吐自己内心的苦闷。吕不韦对他在精神上百般安慰,并为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,并肯定地说:“未来代周朝管辖天下的,非秦莫属,现在令祖昭襄王年事已高,令尊安国君即将继位,你的亲母已经去世。你虽有二十几个兄弟,全都是庶出,而令尊安国君在所有的姬妾中,最宠爱华阳夫人,而华阳夫人又没生过孩子,你如获得华阳夫人的欢心,作为她的嗣子,再由华阳夫人出面,多吹枕头风,恳求立你为太子,今后令尊安国君仙逝,这秦的国君宝座非你而谁?你登上秦王的宝座后,就可以凭秦的国力,一步步实现并吞六国。君临天下,唯我独尊的愿望,这岂不是一着好棋”。

异人听了之后,全身热血沸腾,激动不已,但他继而一想:“我现在作为人质在赵,好似笼中之鸟,纵有这一机遇,也是枉然啊!”吕不韦一拍胸脯:“这事你别急,我当为你出力,放心,这事包在我的身上。”异人听得认真起来,眼神里透出异样的光泽,对吕不韦的话既信且疑,但十分激动。“我先拿出几千两金子来,替你打通关节,去到秦国,见到令尊和华阳夫人,替你陈述你的心愿;然后,我再设法弄到赵国的军事情报,设防措施,帮你脱逃赵国回秦,你看如何?”异人立即下拜,声泪俱下,表示如果计划成功,今后秦国的军政大权,全由吕作主就是。他怕吕不韦不放心还跪在地上对天发誓:“我若脱祸返秦,荣登君王宝座,若负此恩此德,天道不容,身遭惨死!”吕不韦赶紧将他扶了起来。并说:“我主要是同情你眼下的处境,发自恻隐之情,一种正义感的驱使。至于你以后做了秦国的国君……异人再三说:“军政大权一定全由你一手掌管,决不食言!”吕不韦说:“这是后话,好,你耐心等待,我一定将此事办成,让你龙归大海!”

于是,吕不韦以经商的名义去到秦国,先以重金贿通了华阳夫人的姐姐,代异人陈诉了他的心愿。并对华阳夫人的姐姐说:“令妹华阳夫人现无子嗣,安国君有二十多个儿子,如能以异人为华阳夫人的嗣子,进而请华阳夫人在安国君面前进言,立异人为太子,以后异人接位华阳夫人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了。那时可以垂帘听政,主管军国大事,您也可以襄理一切了。”

华阳夫人的姐姐听了心花怒放,赞同吕不韦的主意,并向华阳夫人进言,华阳夫人也担心今后的地位,同意吕不韦的意见。于是在安国君面前极力说异人的好话,说这孩子心地善良、有孝心、有雄才大略,是诸多公子中的佼佼者,再说将他扔给赵国作人质,这些年也够他苦的了。细想起来做父母的应该心酸,虎毒不食儿啊!……华阳夫人的枕边风,撒娇倚媚,确实把老头子的心给说活了,对远留异国的异人产生怜悯之心,于是答应立异人为太子的请求。华阳夫人见大功告成,赶紧通风报信给吕不韦,吕闻讯欣喜万分,立即转回邯郸,把这件事告诉了异人。异人闻之欣喜若狂,对吕感激涕零,一再表示此恩此德当结草衔环以报,决不食言!

但吕不韦觉得这仅是实现他的宏伟计划的第一步,而另一个阴谋在他的心中酝酿。

当时邯郸是中原地带的首富之区,商贾繁荣,文化也比较发达,笙歌彩舞,日夜不绝。拥有来自全国各地如花似玉的名妓,吕不韦从这些名妓中,选中了一个叫赵姬的,她生得袅娜娉婷、楚楚依人,而且人又聪明。遂不惜巨资,为她赎身,纳她为妾。在与她第一次鱼水交欢之时,便向她倾吐了心中的意图,这赵姬也是有野心的人,正中下怀。眼看就要做一国之妃,出人头地,怎不令人神怡心往,于是听从吕不韦的摆布。吕不韦曾经游历各国,遍访过不少名医,精通房中之术。那赵姬虽是初坠烟花,但正青春年少,欲火蒸腾,对男女交欢一事,也较为精通,在两人欢娱数次之后,便身怀有孕。吕不韦虽经商为主业,但精通阴阳风水及岐黄一术,脉理功夫不亚悬壶开业的大夫,他的诊脉功夫是十拿九稳的。他为赵姬诊脉,左寸脉如盘走珠,且滑凝有致,凭脉象怀的是一男胎,他不由心中大喜,“这是天助我也!”他拿完脉兴冲冲地喃喃自语,并挽着赵姬给了一个甜甜的吻。[爱卿此着有功!”由此,他着手实现他心中的第二个计划。

过了两天,他趁着一个深夜,先行买通了监视异人的警卫,邀异人过府欢宴,叫赵姬侍陪。这异人年正青春,兼之在赵国孤身独处了两个年头,如羁身缧绁,从未见过女人的面。这一下见有美女侍宴,生得楚楚婷婷,丰姿袅袅,尤其是一对迷人的秋波叫人一看格外的勾心落魄。赵姬又且卖弄风骚,不由得不心旌摇荡,如醉如痴;兼之,吕不韦给他喝的酒,暗藏春药,异人三杯下肚,不由激起了性的冲动;加上赵姬殷勤献媚,频频进酒,笑语盈眸,极其挑逗之能事,转动一双秋波,与他对映成趣,将异人勾引得欲人难禁,莫知所措。

吕不韦见异人已经入港,遂借口有事,暂行告退。命赵姬继续陪异人饮酒,并再三交待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,叫赵姬千万不可怠慢。

异人一见不韦离席,正求之不得,凭他直观的灵感,这位赵姬对他颇怀好感。这时他两人一个青春,一个年少,移干柴近烈火怎得不一着即燃,一燃即旺。异人再没法控制自己,便举步上前将赵姬一手搂定,将嘴儿对着美人的樱桃小口拼命的交吻,并急不可耐地就要与之交欢。赵姬半推半就,脱去外面饰服,露出一身淡红的内衣,酥胸半裸,胸前两座乳峰微微拱起,尤显诱惑的神奇,他不由得尽情地半吻半摸。赵姬也正撩动了春情的欲火,任其所为,忘乎所以,异人正要与她宽衣解带,吕不韦却闯了进来,见状怒不可遏,用手在桌上一拍:“岂有此理!我以诚心相待,欲救你于水火,你竟敢调戏我的爱姬,太不够朋友了!”_

异人见状,不由魂飞天外,浑身颤抖。立即跪下求饶,连称该死。吕不韦冷笑道:“我与你多时交好,我为你的事,竭尽心力,好不容易弄得立你为安国君太子,未来的秦国,就得由你主宰。如今大业未举,你还未脱囹圄,还是人家的笼中之鸟、网内之鱼,你竟如此无聊,唉!太叫人绝望了!”_

异人吓得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,说自己不知死活,斗胆冒犯。也是一时冲动,望求格外开恩。_

“好吧,起来!你既看中了她,我也干脆救人救到底,送你一个情,把她送给你吧!”异人一听此言,真是欣喜若狂,连连作揖,感谢宏恩。这时赵姬正伏在一旁伤心啼哭,如丧考妣。吕不韦认真地说:“哭什么!刚才的事,也不能完全怪他,你们既然男欢女爱,我成全你们。你往后跟着他胜我十倍,这是你的福气哩。”

赵姬闻言哭声渐止,羞怯地抬起头来,异人迫不及待地表明心迹:“美人,承蒙吕先生成全于我,请你放心,我异人此生决不负你!”

“事已至此,我也没脸面在他吕家做人了,不过,要我嫁给你,需要依我两个条件。”

异人为赵姬的艳色与娇姿所倾倒,觉得她是天下唯一无二的美人。此时此刻,别说两个条件,就是十条八条也决然欣允,“美人儿,什么条件,你说吧。”“一,以后你回到秦国,要纳我为正室;第二,如果以后生子,需立他为皇储。”

异人听后连连答应,“爱卿,我既倾心于你。这两个条件是理所当然,你毋须顾忌,我件件依你。”

说完,吕不韦使赵姬重整杯筷,重新痛饮三杯。以示祝贺。一刻儿,酒足饭饱,吕又命人备车,送异人和赵姬回到馆驿,成其好事。

到达馆驿,监视警卫及馆驿公务人等都是吕不韦用钱买活了的。自古钱能通鬼神,那些担负馆驿公务和监护人等得了贿赂,自然对异人大开方便之门,许多事装做视而不见。当晚,赵姬拿出她床席间的全部功夫,使异人神魂颠倒,乐不可支。枕边恩爱之余,获至宝。从此朝朝暮暮,我我卿卿。过不多久,皇太后竟怀孕了,太后系遗孀寡妇,私下怀孕,可非儿戏之事,于是立即密召吕不韦进宫,密商对策。不韦进言,只说太后凤驾欠安,宜离咸阳京都,居久静养。离了皇宫,那时天高皇帝远,一切便于处置。赵姬觉得此计甚好,于是向秦王政说明此意,这时秦王政已有二十三岁,经过十年来的总理朝政,也有了一定的处事能力。对一切军国大事,动辄请示母后,也有所厌烦。太后一提示这一要求,当然同意,立即吩咐太监总管及内务大臣办理此事。

赵姬虽然瞒着儿子,与嫪毐一起,能满足生理上的需要,但对秦国的未来,仍然眷注。一再叮咛,先王制订的远交近攻的战略,仍要坚定地执行。这六国之中,唯韩最弱,先灭韩,再灭魏,次灭赵,燕国离秦最远,放在最后歼灭。这吞并六国之计不可乱套,要依次而行。秦王政也觉得母后言之有理,表示一定按此方针执行。赵姬在临离京时又一再嘱咐,要吸取周朝的教训,废分封制为郡县制,把政权集中于中央,便于控制全盘。

这种政治见解,确是高人一等,为我国几千年来的中央集权奠定了基础。

为了让太后安静地调养,在距咸阳西北二十里处建了一座幽静而华丽的雍宫。耗费巨资,竣工神速,真是天上神仙府、人间帝王家。这座皇太后别墅,环境清幽、建筑别致,太后入宫只觉神怡心爽,宛似登仙,赵姬看了十分满意,她带着贴心的宫女和嫪毐同住,从此任她赏心乐事,无拘无束,悠哉悠哉。而吕不韦也就放下了一个心头的沉重包袱,朝中大事,一律由李斯等人负责,自己住在相国府中,终日由年轻貌美的姬妾陪着饮酒作乐,安享人间富贵。那太后与嫪毒到了雍宫,更加无所忌惮,俨然正式夫妻,朝欢暮乐,尤其夜间把个皇太后撩拨得颠倒神昏,其乐无穷。这无异从空掉下一件无价之宝,她认为这才是人生最佳的欢乐,因而对嫪毐倍加珍爱,这个市井无赖,一下子变成了人间神秘的新贵。

不久皇太后生下了一个男孩。又过了三年,赵姬行将五十,但青春不减,月事如常,情欲不退,却又生了一个男孩。自当密雇家庭保姆抚养,皇太后对宫娥侍女等一再宣布,谁要是走漏风声,当即处死并诛灭九族。

皇太后一连生下两个私生子,贴身太监原是野男人,这样的宫廷丑闻谁敢乱说?然而,秦王政非等闲之人,他暴戾阴险,自然叫密派的心腹侍臣密报消息。被密派的心腹宫女对此事左右为难,隐而不报吧,欺君之罪要杀头,密报吧,这是皇帝的亲生母亲—皇太后。自古家丑不要外扬,想来想去,还是为尊者讳,稳口探藏舌,求个平安无事。

这桩丑闻,尽管秘密,然而终于透漏了风声,秦王政首先是将信将疑,认为母后不可能做出这种败俗伤风的丑事;加之他所有的精力正全部放在吞并六国的宏图伟略上;兼之家丑不可外扬,何况是皇家丑。丑了寡人丑了国,对这件事只好装聋作傻,忍而不发。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,俗话说:“天高不为高,人心第一高”。这嫪毐见自己深得太后垂爱,又一连生了两个男孩,知道以后万一太后去世秦王政定饶不了他,于是暗地里起了篡位之心。首先,要太后命秦王政给他封侯。太后当然同意,以嫪毐侍奉有功为名,下懿旨一道要秦王政封他为长信侯,并加封为太原郡国、宫廷总管,凡宫中的车马衣服、苑圃驰猎等事,全由嫪毐掌管。这下,他的威势日增,他也用钱收买人心,培植党羽。渐之,他的野心膨胀,便与太后私下密谋,欲除秦王政,让嫪毐所生之子,继位为君,由太后垂帘听政。这太后色迷心窍,居然也就同意。于是嫪毐大肆发展亲信党羽,阴谋发动政变,小人得志,往往忘乎所以。一日,他与朝里的王公贵臣饮酒,喝得酩酊大醉。因猜拳赌酒互相引起了龃龉,于是彼此引起口角。嫪毐依恃皇太后的势力,目中无人,他对着那位大臣嗔目大骂道:“你算什么东酉,敢顶撞老子?我乃秦王假父,你有眼无珠,不识高下,今后这大秦天下,都得听老子的。”这些贵臣听了,旋即禀报秦王政,云嫪毐有谋反之意。秦王政已在位九年,年已逾冠,血气方刚,听到这话,不啻火上加油,再密派亲信使臣,赶紧查明事情真相。这嫪毐也是活该气数已尽,自寻死路,本来这件事秦王政早有耳闻,但碍于家丑不可外扬,尽量隐忍。这下既已捅穿,他不认真对待就不好说话了。这般被密派的使臣,本来就看不惯嫪毐这无赖的狐假虎威和不可一世的行为,这下来了这样的机会,正中下怀。秦王政切齿交待他们:“务必查明真相,若隐情不报,经联查出诛灭九族!”诛灭九族,谁不害怕?这秦王政说话可是不打折扣的,他们潜入雍宫查明,嫪毐确非阉人,确与太后私通,所生两个男孩也是事实。

秦王政听过汇报之后,气得咬牙切齿,毛发竖立。当即下令逮捕!嫪毐也得知消息,不甘坐以待毙,于是矫太后之命,发动禁军抵抗。毕竟禁军人数有限,秦王派去率军缉捕嫪毐的是昌平君,此时,昌已被授封相国。他率领大队官兵围剿抵抗的禁军,宣布嫪毐的罪行,禁军听了当即溃散,单剩嫪毐百余死党,趁机突围潜逃。

秦王政下令全国搜捕,并悬赏若活擒来献者,赏钱百万,携首来献者,赏钱五十万。

官兵们见了重赏,便踊跃追捕。结果在好畤的地方,将嫪毐并贼党等二十余人生擒送往京师请赏。嫪毐被解到京师,以谋反罪,处以五马分尸,其余二十余名贼党全部骈诛,并且诛灭三族!秦时的刑罚是十分酷烈的,这嫪毐因小人得志,酒后狂言,招致这等酷刑,确也可悲!嫪毐服刑,秦王政又下旨发兵包围雍宫,搜出太后私生的两个儿子,当场捕杀。此外把太后驱往棫阳宫,派禁军监管,不准自由!吕不韦引嫪毐入宫,串通作祟,淫乱官帏,法应连坐。姑念相素多年之功,功罪相抵,免去一死,褫去相国职衔。勒令迁往河南地方居住。

秦王政这一措施,不免引起朝中一些老臣宿将的不安,尤其王剪、白起、蒙骜等人,认为他此举不当。但又深知秦王政生性暴戾,他们自己不便出面,怂恿其他巨子上书直

谏,请迎还太后,顾全国体。秦王政生得黄蜂鼻子,长眼睛,说话声如狼虎,眼睛看人时神光莫测,是个刻薄少恩的人物。他一阅谏书,火上加油,怒上加怒,当即命处谏官死刑,并榜示朝堂,敢谏者一律处死!出榜后。也还有几个不怕死的,继续上书劝谏,结果徒落得自讨没趣,脑袋搬家!这次总计为此事直谏被杀者,有二十七人。为谏功秦王政宽恕迎还皇太后被杀了这么多的人,偏又冒出个不怕死的齐客茅焦,他跪伏金殿以死请谏。秦王政大怒,命武士设油锅支立,将锅里之油烧得翻腾滚沸,欲将茅焦丢下烹焦。不料这个茅焦丝毫也不畏缩,他举步直往油锅近旁迈近,他纳头再拜说道:“臣闻生不讳死,存不讳亡,讳死未必得生,讳亡未必不死,生死存亡的道理,为明主所乐享有,现在不知陛下愿听否?”秦王政听了,以为他别有高论,不关皇太后的事,也就改容相答道:“容卿道来。”茅焦见秦王怒容稍敛,便正色朗声说:“臣闻治天下以仁德为先,以德服人者昌,以力服人者亡,治天下者民心为重。陛下今日行同狂悖,失去君王的理智,裂假父,捕杀同胞二弟,驱走仲父,软禁母后,残杀谏士,就是最残暴的夏桀商纣,尚不至此!天下不明真相的,听了此事都会指责陛下残忍过人,而这事的真相却又不便向天下公开。明智者应将此事巧妙隐敝,为尊者讳,这是古人早就教导了的。

如果陛下继续将皇太后软禁,这无异张扬其事,引起天下军民人等异议,如果六国以此事为由,合力抗秦,各国百姓,都会以死相拼,生身母亲的养育之恩不念,何以为君?倘若天下人等齐力反对你这不认生母的暴君,我看天下的得失很难预料。”说罢,他脱去外衣,就往油锅果跳。在旁的王公大臣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,为之惋惜,不料秦王政赶忙下座上前扯住,并且当面认过:“爱卿,你敢如此当面骂孤。好胆识,朕佩服!谢你一片直言。”当即奖赏黄金百两,加封上卿。后来,齐客茅焦以死劝谏秦王政多施仁政、宽容其母后,秦王政才撤销了软禁太后的命令并亲往雍城向母亲赔罪。赵姬也自知理亏,只好忍住心头之痛,母子和好如初。

而吕不韦定居河南之后,各国都知吕相秦多年,颇有才干,都纷纷写信和派人请他去主持国政,以便抗秦。秦王政闻听此讯,亲写一信质问他:“君于秦究有何功?得封国河南,食邑十万户?君于秦究有何亲?得为仲父?今可率领家属迁居蜀中,毋得逗留!”吕接此旨,长叹数声,他想若将真相全盘托出,事属暧昧,确实不便明言。秦王政生性暴戾,国君的面子比黄金贵万倍,我若说出实情,说不定会受极刑之苦,于是绝望了,狠心饮鸩自尽!临死时他还喊了一声:“赵姬,你好好保重,我先你一步走了!”

赵姬闻听吕不韦死讯,恸不欲生,但又不能自尽以殉。她想起与吕当初一见如故,想起他救拔自己于风尘,想起与他已往的恩爱……千丝万缕,不由肝肠寸裂。自此每日以泪洗面,默语寡言,在悲苦中苟活了三四年终于抑郁而死。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精选小故事
相关名人故事
推荐名人小故事